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网 -> 其他类型 -> 庶女无敌:挡我者跪

第四百一十五章 姑母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看小说,去新顶点(m.dindian.cc),享受阅读的乐趣.谢韵瑾听了父亲的话,心中对那两人更是嫉恨,若不是她们二人父亲岂会如此,就算是对她而言,父亲也从未如此柔和的说过话,实在是可气。

    一顿饭就这么食不知味的吃完了,每个人都各怀心思,就连大年初一这般喜庆的日子,气氛也尽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眼下时间还早,就由韵瑾带你们在府里转转,你们二人来了这么些时日也没有好好逛过,如今正闲着,轻谣你应当不急着回家吧。”林秀芝心知老爷对这两个丫头的印象还不错,出言将几人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先前在谢轻谣和谢悠然来的时候,她们可从未想过那两个野丫头也会有今天的名气,还引起了陛下还有皇后娘娘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回伯母,轻谣并无事。”谢轻谣此刻也只得摇了摇头,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轻谣,听说这几日姑母在你府上,怎么今日倒是未曾得见。”谢悠然此刻故作不知的问了起来,眼中满是探究, 照着她姑母的性子,来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丞相府才对,怎么会在谢轻谣那里,确实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谢轻谣猛然间听了这话,心顿时颤了一下,果不其然还是被谢悠然给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日娘亲是假死,这才避过了谢悠然和阮明玉的谋害,也用假死这一计彻彻底底的定了阮明玉的罪,若是被谢悠然知道里面的人是娘亲,只怕谢悠然定然不会放过娘亲。

    幸好当日自己将内院的人清理了一番,要不然关于娘亲身份的消息已是有人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来要离开的计划,势必是要将日子提前了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们姑母也来了?轻谣你怎得不说一声。”林秀芝听到这里,敏锐的察觉出了什么不对劲,登时就开口问起了谢轻谣。

    “不知姐姐是从哪里听说的,连轻谣家中的事情都知道的如此详细,不过那人并非是姑母,只不过是家中一位丫环的母亲来借住几晚。”谢轻谣很是淡定的回应了起来,双眸不自觉的扫向了谢悠然,既然她说是姑母,又有什么证据呢?左右她不会承认是在暗中监视自己。

    谢悠然本意是试探谢轻谣,但反被谢轻谣将了一军,不过谢悠然很快又反应了过来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流水上街的时候,路过了你的府邸,瞧见了一位妇人,颇是眼熟。我还以为是姑母,今日才知不是,是姐姐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是如此,姐姐的人可要看看清楚才是,不然倒是我谢家失了礼数了。”谢轻谣心知谢悠然必定是在说谎,因此也颇有底气。

    若是谢悠然真的察觉到了什么奇怪之处,自然也等不到来试探她。

    “是姐姐失礼了。”此刻的谢轻谣也知道自己今日是有些心急了,登时就改变了态度赔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人就先去转转园子,如今盛冬之景后院的梅花倒是开了几许。”谢天明此刻已是不想再掺和进几人的事情之中,只给林秀芝提醒了一番,就径直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都是误会,就不要多说了,如今时辰正好,刚刚吃完饭只当消食了。”林秀芝也是站出来打起了圆场,看来谢家的两位姑娘当真是不合的,这谢轻谣不过

    是一个庶出,当日可是胜过谢悠然这个嫡女的,也不知这其中出了多少的事端。

    若是能将其中一人为韵瑾所用,韵瑾的前途定然是不可限量!

    随后几人便朝着梅林走去,世人都知道丞相府中有一梅林,京城闻名,只是当日谢轻谣来的时候就是在破院住着的,根本就不被允许去其他地方,因此也从未来过梅林。

    光是走在临近梅林的路上,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幽香,尤其是在这下着小雪的情景之中。

    谢韵瑾此刻根本就没有欣赏景色的雅兴,脑海中满是父亲刚刚教训自己的印象,因此也更加不想和两人再一同逛梅林。

    上次冬狩本就让这两人出尽了风头,为了宫宴她更是早早的准备,岂料还是比不过二人,一想到这里心中更是气愤。

    没了谢天明,谢悠然很自然的就跟在谢韵瑾的身后,不再同谢轻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有林秀芝在其中闲聊,几人倒也不至于没有话说,谢轻谣也时不时附和上几句。

    有了谢悠然的试探在前,谢轻谣在说任何话的时候,也更加小心谨慎,唯恐让别人知晓娘亲的事情,梅林自然也是没有时间再赏了。

    众人闲聊了一会,似是完成任务一般,眼瞧着天色渐暗,谢轻谣这才得以回府。

    先前秦子萱的劝说,她还有过丝丝的犹豫,但是如今娘已经被迫进入了这个局当中,京城是无论如何也待不下去了,不管自己做何事,这群人都会一直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尤其是谢悠然,谢轻谣不能保证,若是她知道了娘亲没死,会对娘亲做出什么事情,谢轻谣这般想着,心中更是警惕,看来离开的计划是不能再搁置了。

    “阿谣,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从回来就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里。”柳月含见女儿不说话,还以为是在丞相府中受了欺负,一时间还有些自责,是不是自己不应该劝说轻谣去丞相府。

    谢轻谣这才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娘亲,随意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娘,这两天没什么事,我们就可以收拾东西了,左右年节后就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怎得如此匆忙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柳月含猛然间听到女儿说这个,还以为是女儿今日去了丞相府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娘你放心,没什么事,只是我想早日和娘亲一些去游历天下,在京城待着无甚意思。届时我再去找子萱商议一番。”

    谢轻谣虽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但是她也不想让娘亲这么快就开始操心,到时候她打点好了一切,再带上娘亲一起离开,这才是最为稳妥的法子。

    谢轻谣想的很是清楚,为今之计只有去找秦子萱帮忙,她也需要告知秦子萱自己要离开的事情,但是秦子萱贵为宁王妃,如今又是年节,必是有不少登门拜访之人,她若是贸然前去,定然会打扰到子萱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子萱不会介意,但她已是不能再拖累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只是离开京城你……”柳月含不知自己昨夜和女儿所说的话,她听进去没有,小心翼翼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

    ,你且先回去收拾,到时候日子定了我再告诉你,无须着急。”谢轻谣看出了娘亲的紧张,也是出言安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离开就是她本来的计划,只不过先前没有定日子,这一次又有些匆忙,不过光是准备的时间就得耗上好几日的功夫,眼下还是不着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决定娘也不多说了,娘这就回去收拾。”柳月含见女儿心意已决,就连眼中也不再有伤情的意思,终是放下了心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齐心准备离开的事情的时候,大年初二,霍湘君来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霍湘君也是想着大年初一来拜访,谢轻谣定然是无暇顾及她的,这才选在了大年初二,虽说她已是不想再过多和谢轻谣相处,但眼下她却还不能离开谢轻谣。

    跟着谢轻谣,暂时她会收获一定的名气,也还有再与宁王相遇的机会。在她没有腾云而起的时候,谢轻谣就是她唯一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她要踩着谢轻谣一步一步向上爬,她为了能够提升自己,就算是俯首做小都无所谓,再说了谢轻谣也算是为数不多的为她好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她做出何事,谢轻谣都不会相信是她所为。

    “春蝉,你说提着这些个礼物不算失礼吧。”霍湘君看着春蝉提满两手的礼品,很是不安的发问道。

    她来自漠北,对于京城的新年本就知之甚少,再加上父母双亡的缘故,以往都是睡着冰床凉褥,哪里会有如今这般舒服。

    京城中人都知道她与谢轻谣交好,她自然得好好让外人看看自己对谢轻谣有多好,自己又有多仁慈。

    “ 小姐,这些已经是足够了,不过小姐为何要买这么多东西,都把前些日子谢轻谣给的钱花出去了大半,当日我们费了心力,如今都还给她奴婢还觉得有些不值。”

    春蝉眼瞧着霍湘君要送谢轻谣这么多贵重的东西,心下更是不平衡,想当初可是辛辛苦苦从谢轻谣那里骗来了五百两。

    “春蝉,勿要计较,这钱说起来本就是她的,我们用她的钱给她送礼说起来也是我们赚了,说不准她还瞧着我可怜,会施舍于我呢。”霍湘君此刻的眼中满是仇恨,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,现在的谢轻谣对她越是怜悯,她就越恨谢轻谣。

    她霍湘君是漠北霍家的大小姐,纵使家道中落,纵使她受尽欺辱,她亦不想总是接受别人的施舍,惹的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小姐高见,奴婢失言了。”春蝉这时才明白过来,原来自家小姐另有打算,这下子她总算是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进去吧。”霍湘君这才点了点头,两人由丫环领着一路就进了正厅。

    谢轻谣刚一接到下人的禀报,就立即从屋内出了来。

    “湘君,你怎的来了,我还说抽空去找你呢。”谢轻谣很是热络的同霍湘君闲聊了起来,在离开之前,她本也打算去找一趟霍湘君,只是如今才是初二,告诉她着实是有些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“如今正是年关,自然是要来给轻谣拜年的,春蝉。”霍湘君说着就让春蝉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给拿了出来。看小说,去新顶点(m.dindian.cc),享受阅读的乐趣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